世界社会主义与“一带一路”

发布时间:2018-06-11 09:42:28  浏览次数:  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  编辑:

 

5月23日,社会党国际主席、希腊前总理帕潘德里欧先生应邀为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演讲。他认为人类正面临着一个关键性的过渡时期,它向我们提出了一个世界性的问题:“社会主义发展的下一阶段是什么?”“我们应该走向何方?哪种道路最有利于我们当下和未来的福祉、繁荣和安全呢?”帕潘德里欧先生给出了自己的解答,阐述了蕴含着中华民族与人类共同福祉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梦与世界社会主义前景,社会主义正有力地影响、推动、甚至引领着世界。

 以下是演讲全文:

大家早上好!请允许我感谢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给我这个难得的机会,向今天在场的各位演讲。我也想衷心感谢我的好朋友——陆克文(凯文·拉德)推荐,他是澳大利亚前总理和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所长。

很荣幸受邀在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作演讲,很荣幸能够在这样一个关键历史时期来到这里。习近平、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出现在世界舞台上,为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全球化愿景。而且,我们正在开启这样一个人类历史时期,这个时期正在问我们一个问题:“社会主义发展的下一阶段是什么?”我们正看到一个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而言,对世界各国公民而言都充满活力的时代开始出现。

如今,二战以后的世界秩序正在走向终结,许多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都在问:“谁正在从全球化之中受益?”虽然我们已经从全球贸易体系看到非同寻常的经济收益,但是这种利益不是公平地分享的。人类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有许多未知的、未经验证的不同道路可以引领我们通向全球的经济繁荣。全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都在问:“我们应该走向何方?哪种道路最有利于我们当下和未来的福祉、繁荣和安全呢?”

这些问题简单、发自内心而又普遍,是世界上生活在不同文化中的人民都在问的问题。然而,对关于全球化的问题所给出的诸多答案留下了许多没有回答的疑问。在过去一百年里,太多的领导人所给出的答案,极为频繁地造成了与所给的承诺相反的结果。

于是全球性忧虑浮现并增加。我们所有人的焦虑都增加了。

就像在历史上的所有关键过渡时期所做的那样,全世界的学者都将回顾这一时刻,并且承认人类确实抵达了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

习近平主席同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一道,已经提供了一个未来愿景。这个愿景为我们指明了一个乐观的未来,为住在离中国很遥远的地方的许多民族展现了一个互利互惠的非凡前景。这个愿景有助于平息对不确定性的许多恐惧。无论一个人的政治观点如何,都应当称颂这个关于复兴的中国梦的愿景。

世人会在短期内承认这一十字路口的历史重要性吗?如果承认,他们将如何回应?我的希望、我的梦想是,我们所有人都能看到普遍的全球支持带来的好处。但是,如果没有妥善的准备和计划,这种事就不能发生。

 

中国梦所展现的愿景将会对国际机构产生深刻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梦指明了通向一种充满活力的新世界社会主义的前进道路,创造了密切的跨文化伙伴关系和世界公民身份的一个新范例。 因此,我特别高兴,能够来到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和各位一起讨论世界社会主义的未来。其实,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

我是社会党国际的主席,曾在希腊政府工作,并且在我所属的政党党内担任过许多职位;我对全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的未来作过大量思考。

我们必须确定一个特定的意识形态的、切实可行的框架,这个框架能为不同国家和不同政党提供一种兼容的公民哲学,它超乎一些个别国家和个别文化之上。

在这一历史时刻,我们处在社会主义的早期发展阶段。还会有许多其他阶段会成为我们的共同旅程的一部分。但是这些阶段里面没有哪个阶段会像变魔术一样出现;这些阶段不是决定论上的必然。我们穿越社会主义各个阶段的道路要求人们作出明智的决定。为了让这一努力取得全球成功,不同的文化和国家应当在世界社会主义分阶段发展过程的早期就参与进来。

为了按图解惯例说明这个概念,可以画两个圆圈。一个代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另一个代表希腊社会主义;当然,其他文化也能填入这个圆圈中,作为附加示例。现在让这两个圈相交并重叠,变为一个维恩图。两个圆圈的这个重叠区域代表一种共同的全球意识形态。

这个简单的示意图说明了我们可能会如何思考创造世界社会主义的共同愿景。它是一种意识形态的世界性基础,这种基础靠团结许多国家而变得强大,并以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和梦想为基础。

意识形态共同体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下一阶段,世界社会主义的下一阶段,应当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每一国别版本的元素融合到一种共同的世界性的意识形态中去。这种世界性的意识形态可作为通往能产生持久的、真正深层的全球伙伴关系的命运共同体的道路。我相信这种全球伙伴关系会替代正在走向终结的纯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全球体系,它的基础则是一种共同的世界性的意识形态。

我相信,这种共同的意识形态和这些共享式伙伴关系必须为全球社会带来包容性的社会凝聚力、平等、尊严和自尊。这些梦想和愿望应当为全世界所欢迎和分享。这种共同的意识形态完全能成为中国梦的最高成就:不仅为中华民族带来繁荣,而且会为整个全球社会促进持续的慷慨恩惠和福祉。

习近平的中国梦愿景是和“一带一路”倡议紧密相连的。中国将沿着这条光辉灿烂的新丝绸之路,同全世界分享它的梦想,促进被赋能的世界社会主义(empowered global socialism),并反过来在确定的、稳定的基础上,推进社会主义的各个阶段。

我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原则、目标和价值观。并且我充满由衷的热情,相信中国梦。

因为“一带一路”倡议会将这个梦想传播到中国境外。我们正处在人类历史的一个关头,在这个关头,我们最终能够让一切国家、一切社会、一切文化加入到一个受到称颂的、关于共同繁荣的共同梦想中来,在这个梦想中,利益是所有阶级分享的。让我们一起努力,建立一种新的全球社会秩序。

作为社会党国际的主席,我正在为建立一种新的世界社会主义而开展工作,这种新的世界社会主义最终将实现对全球化的承诺。这是一种新的社会民主主义意识形态,它为世界各个国家和民族带来好处。

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在过去二十年的成就是史无前例的。中国的新兴状态是一种文化通过齐心奉献和坚韧不拔的决心取得成就的出色例子。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榜样。中国的成果何止激动人心,中国的GDP超过了亚洲总GDP的一半,让中国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

世界人民需要一个能带来财富和繁荣的世界秩序,不是仅为着被选定的少数人的利益,而是以为世界全体公民的利益而创造财富为目标。新出现的中国梦信奉这个目标。

今天,世界上一些领导人在谈论建造围墙,他们攻击来自不同文化的人,目的是将不同民族隔离。与此相反,习近平主席同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一道,考虑将广大世界公民团结起来,享有广泛的、平等分享的繁荣。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是在将众多国家纳入到一个共同的梦想之中,从而将沿线各国的人民团结起来,以便实现互利互惠。包含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倡议为超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范围的一个更广泛的、十分多元的世界公民共同体提供了实现福祉和繁荣的清晰前景。

在一本书中,作者谈到“一带一路”将包含三条“道路”:

…第一条道路是“亲善之路”——这条路对我而言,意思是说“和平”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基础。

…第二条道路是“繁荣之路”——这条路描述的是创造让社会各阶层共同分享的财富

…第三条道路是“交流之路”——这条路清楚表明,经济贸易不仅涉及私人交易和营利的人,而且涉及文化和人民的交流。

沿着这条和平之路,我们将会找到一条通往一种新的世界社会主义的道路,这种社会主义能让所有阶层(all classes)共享全球化所带来的利益,能让人民学会互相信任和尊重。而且这是一个真正引起了我的共鸣的观点。同样,它是真正的古丝绸之路精神,由此全世界人民和各个国家能够分享他们的文化和信仰,并且我们都能互相赞颂我们的整体多样性。

有一条古老的印度格言,我一直很喜欢,看起来用在这里是合适的:“上山的路有几百条,都通向同一方向,所以你无论选择哪条路都没关系。浪费时间的人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在山上到处乱跑的人,他告诉每个人说他们走错了路。”

当我考虑上山的哪条道路最适合希腊,哪条路最适合欧洲,更确切地说,哪条路最适合社会党国际的各个政党时,我十分乐观地想到了“一带一路”倡议引人注目的光明前景。习近平主席富有胆识的“一带一路”倡议愿景有非同寻常的潜力,能推动世界前进。

但是,这个愿景不可能仅凭中国一国来实现。尽管有13亿人口的中华民族精力充沛而又能干,但是若要实施这个设想中的变化,将需要习近平、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同世界许多国家携手合作。“一带一路”倡议如果要获得广泛认可、合法性和最终成功,那么就有必要让新丝绸之路沿线所有国家以及位于丝绸之路尽头的欧洲乐意并积极参与。

我今天就是为此而来。因为我想同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的各位合作,同亚洲政策研究所合作,以实现惠及全世界人民的目标。为此,我们必须伸出手,让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的人参与到一个周密拟定的、与社会主义的各个发展阶段一致的计划中来。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梦想的成功将需要许多不同文化的加入、参与和奉献。以最好的方式整合其他文化,同时留意其必要的各个阶段,是成功实现中国梦的关键。

当我想到将新丝绸之路沿线国家整合为一个充满活力的共享经济区的巨大努力时,我回顾了欧盟的发展。欧盟当然是一个区域经济增长项目。但是欧盟也是近代史上最大的和平工程之一。欧盟是一个维持不同民族身份并尊重欧洲、非洲、中东乃至亚太地区多种不同文化的体系。欧盟已经实现了显著的经济成功,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市场。但是今天我们也正看到对欧盟体系的一种焦虑。尽管欧盟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欧盟的许多国家正在转向愤怒的民粹主义。就成功和令人失望之处而言,欧盟的历史为“一带一路”倡议和新的世界秩序提供了一些宝贵的教训。

作为希腊前总理和前外交部长,我曾经深入参与到欧盟的成立和发展之中。今后,为了有利于“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我会怀着激动的心情介绍我的具体经验。但是,在今天这场演讲里,我想提出以下看法:我最大的忧虑是欧盟和全球化没有公平地分享其财富。如果不能在全世界应用这些原则,那么能实现增长而不能实现共同繁荣的那种前景就会继续下去,从而让南北之间的对抗永远持续。

我前面说过,我在希腊金融危机期间担任总理的经历给了我重要的经验和见识,而希腊金融危机暴露了欧盟体系内部的弱点。解决这些复杂问题提供了许多至关重要的现实教训,这些教训有助于成功创建一个以中国为共同繁荣主要推动者和倡议者的、全亚洲乃至更广泛地区的区域性经济增长联盟。

若要实现这个梦想,我相信世界需要对真正的世界公民身份作出一个新的承诺,这种世界公民身份是一种新的世界社会主义,它支持习近平,并将同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一道,促进普遍繁荣和对文化多样性的认可。

实现这些目标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而将是一个长期过程,包含周密规划出来的不同阶段。但是,最重要的是,我来到这里是要告诉大家,它必须是一个所有参与者都参与的共同旅程。它将需要伙伴关系中无论大小的所有参与者都进行学习、实现增长并发生改变。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的实现必须涉及到一种合作性的密切关系,以及对跨文化的共同目标的一种自然的、逐步的认可,这种认可会激发并鼓励齐心奉献和坚韧不拔的决心。这将通过细心培育的、同参与其中的不同文化的密切关系来实现,这样,在一种充满活力的伙伴关系中,习近平主席、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目标,就会同战略性的、相互合作的不同文化保持一致,这些文化就会一起享受共同、重大而实际的利益。

这些以共同参与和奉献为基础的伙伴关系,界定了一种新的世界公民身份和新的世界社会主义,这些伙伴关系不能视为理所当然。必须培育这些伙伴关系;通过加强相互关系来建立信任,从而推动构建习近平主席所追求的:

命运共同体

多年以来,习近平主席同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一道,一直向着这个目标不断努力,而且,正如一些新事实所充分显示的,他们将会在未来继续不断努力。这些努力不仅一直聚焦于改善中国国内的生活方式,而且将会越来越广泛地惠及全世界。

通过加强相互关系来建立信任,这有一个例子,就是我的祖国希腊。当我们面临金融危机,同时也面临欧盟所面临的更广泛挑战时,中国帮助了我们。中国是购买我们的主权债券的少数国家之一。这是一项重要的支持。后来中国开始投资于比雷埃夫斯港,这是一项早期投资,现在成了新海上丝绸之路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这些投资显示了对我国克服这场金融危机的能力的很大信心,而很少有其他国家会这样。我同希腊人民和希腊民族一道感谢你们,我们希腊民族感谢你们。

在我国有迫切需要的时期所进行的这一慷慨投资,只是中国同距离他们的传统边界很远的一种文化之间的重要伙伴关系的一个实例。还有许多其他实例。这样的伙伴关系的持久价值是,他们建立友谊,而这种友谊会不断加强,会延续下去——这种友谊就像一段旅程中一起走过的一条路,这条路通向共同繁荣这个共同的目的地。

既然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为促进希腊的福祉,分享了他们的一些慷慨恩惠,那么希腊人民和希腊民族在未来也有向中国,向世界人民提供利益的重要机会。这实际上是丝绸之路的一个本质特征。丝绸之路上的货流是双向的,会给作出贡献的各个合作伙伴带来相互利益。互惠互利和共同繁荣必须成为新兴的世界社会主义的特征。历史性的“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一个广泛机会,能为世界不同文化带来不断增长并且持续的利益。参与这个倡议的每个文化和民族实际上是一座大厦的基础中的一块砖。在乐意接受多样性的同时,这个基础中每一块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砖都必须是坚固的。必须是可靠的。在任何基础中所放置的第一块砖都承受着码在它上面的其他砖块的重量。因此,规划和发展同中国的这些一个接一个的文化伙伴关系,也同样是“一带一路”倡议取得成功以及新世界社会主义不断增长的成功机会和有益的世界公民身份的一个重要因素。明智地实现分阶段的伙伴关系,如果能在早期选定像希腊这样的、被战略性地定为目标的伙伴关系,会有助于促使“一带一路”倡议获得更广泛的认可和合法性。

由于许多原因,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文化伙伴关系的一个关键而根本的基石必须是希腊。其主要目的之一是,这样一来,其他文化在看到希腊同中国富有成效的关系之后,将会加深对可能会给一个更广泛的共同体、给世界不同文化带来的好处的理解。这反过来又会巩固世界公民身份的前景。

但是,为什么是希腊呢?

很少有文化像希腊一样因其遗产和历史而在人类心目中别具一格。希腊的遗产和历史在全人类心目中占有一个长期确立的、根深蒂固的位置。希腊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有重大的象征意义,能够为中国和中国人民带来很大的好处。希腊同中国共同参与时,更深入地参与将会产生更大的收益,会有助于“一带一路”倡议获得全球认可和合法性。这反过来又会推进中国和全世界社会主义的发展阶段。

在这个新近出现的、好像编织一幅互利互惠全球合作的精致织锦一样的跨区域过程中,在其早期阶段加深中国同希腊之间的伙伴关系,是一个合情合理的、自然的进展。

希腊被誉为欧洲最古老的文明,是欧盟创始成员国之一,也是一个不结盟国家,而且拥有千年之久的环球航海传统,这使希腊拥有富有成效地了解文化多样性这个遗产;长久以来我都觉得希腊应该在一带一路,特别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中早早地发挥作用。中国和希腊已经拥有牢固的关系。既然有正确的意愿,有更深入更广泛的密切关系这个愿景,那么这种密切关系应该变得更加牢固,从而让一种新的世界社会主义和中国梦带来更广泛的利益。

中国和希腊是两个可敬的、持久的世界文化支柱,都在各自所在地区拥有产生过根本影响的千年遗产。现在,在当代,当东方和西方的这两个地区为了互利互惠而连接起来的时候,必须有原则和广泛采用的标准,以提供完善这些关系的动力。这些原则和标准是社会主义多个发展阶段的一部分。这两种文化缔结了非常忠实的伙伴关系,提供了给出一种模式的示范机会,这种模式要能够促进成功的双向伙伴关系,这种关系旨在实现多元国际社会更大的、持久的繁荣。

今年3月,在北京召开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习主席谈到了中国人民的千年神话传统,这是他们的文化基础。盘古创世、女娲补天、伏羲画卦、夸父追日、精卫填海。习主席说,这些古老的例子体现了追求梦想的中国人民的性格,反映了他们追求梦想的执着精神。

当我听着习主席列举广为知晓的、传说中有名的古代文化偶像的时候,我设想到,可以将源自我们两个不同的、可敬的文化的众多神话和共同梦想融合起来。关于盘古创世,我想象到盘古与希腊大地女神盖亚合作,形成伙伴关系,盖亚也与创造星辰的乌拉诺斯组成了联盟。关于伏羲画卦,发明文字并且帮忙造人,我想象到普罗米修斯——普罗米修斯的字面意思是“深谋远虑”——他是泰坦十二神之一,我想到普罗米修斯同伏羲一起用泥土造第一个人,参与造人过程。同样地,为了支持人类社会的需求,普罗米修斯违抗天神,盗火给人类,这个行动带来了进步和文明,普罗米修斯是在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和恩格斯之前的远古时代的一位践行世界社会主义准则的先驱。而关于精卫填海,我想象到希腊海神波塞冬,他在海面以下,引导沿着21世纪丝绸之路航行的海船在它们的航程中畅通无阻地前行,直到抵达一个个安全的海港,这些海港预示着通过坚持不懈和辛勤劳动而实现的普遍的共同繁荣。

这就是我的梦想,这个梦想就是不同文化目标的融合,这些目标就是一种新的世界社会主义的目标。我相信这也是我国许多人民和全世界许多人民的梦想。

去年12月,我荣幸地同习近平主席会见,他谈到他如何理解伙伴关系的这种含义。他说:“中国人民的梦想同各国人民的梦想息息相通。”因为我自己的梦想与新世界社会主义的目标以及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梦想是一致的,所以我觉得他的话十分鼓舞人心,我全心全意地支持。这是通往社会主义高级阶段的道路;社会主义高级阶段必须实现,以为人类带来更大的利益。然而,我们所有人面临的挑战是实现这个梦想。

正如几千年的历史所见证的,各种文化在有些时代占据优势,在有些时代又会衰落。既然中国现在因为深层力量和团结而明显占据优势,那么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在更大范围内,在世界舞台上利用这种优势呢?他们将如何获得普遍尊严和尊重,实现复兴,同时又在一个追求共同命运的国际社会中维持卓越的、合作性的领导地位呢?分阶段的、忠实的战略伙伴关系是成功应对这一挑战的一个基石。选择正确的分阶段的伙伴关系是取得成功的关键。

习主席提出了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目标,中国梦的这个新时代是与一个充满活力的愿景紧密相连的,这个愿景就是同许多国家扩展互动和合作,从而实现“一带一路”倡议。因为中国梦与发展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新世界社会主义相关,所以这个中国梦实际上是开创一种社会主义的新时代,它将各种新文化的长处整合到它这个框架之中,从而产生一种新的辩证法——辩证法是源于苏格拉底传统的一个术语——这种新的辩证法就是,在互联网时代,赋能一种世界社会民主主义。在这里,中国梦和新世界社会主义是一致的,这种一致会凭借习近平所说的“命运共同体”,实现对世界性的复兴的承诺,并且赋予尊严和自尊。

我把世界范围的复兴看作中国和全世界社会主义高级阶段的关键要素。因此,我有充分的理由支持中国、希腊人民和全世界的这个共同命运的目标。这个愿景是一个团结的家庭的愿景。要实现这个愿景,就要小心地、有战略敏感地在那个崇高的建筑物上放置每一块砖,从而让最终目标清楚地保持在视野范围内。

希腊和中国横跨东方和西方,连通令人敬畏的古代和光明的未来,两国在全人类的想象和心目中始终拥有相似的地位。从古至今,人们一直将古代中国的伟人与古希腊的伟人作比较,比如将孔子与苏格拉底作比较,将孟子与柏拉图作比较。同时也在开创性的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方面作过无数比较。这些比较充斥于许多书籍中。两种文化之间可谓存在着天然的联系。问题只是如何对待这种联系。我坚信,明智的方法是推动加深这种联系,从而为两种文化谋求能为全世界所共享的、更深层的利益。

正如老子所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越过十字路口,沿着新丝绸之路迈出的每一步,都将包含共同旅程中的多个伙伴关系,都会推进形成一个不断扩展的互联互通、充满活力的伙伴关系网络。每一步都将是独特的,这源于这些伙伴关系的复合的多样性的独特性质。

虽然希腊是一个小国,但是希腊和中国之间更深入、更忠实的伙伴关系将会为与欧盟和欧盟人民建立广泛的密切关系开辟道路。希腊是通往西方的大门,是实现中国和新世界社会主义高级阶段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正如柏拉图所说:“我们建设一个国家的目标在于实现全体人民的幸福,而不是某一个阶级的幸福。”(《柏拉图全集》第4卷第423页)这也是我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看法。

人类过去未曾见过的一种事物——这个大型项目有解决全球性的基础设施缺口的潜力。促进增长、促进贸易、带来投资并带来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间经济合作的一个可持续模式,这还是只能通过习近平所说的“命运共同体”来实现。

就像众多小商队不知疲倦地走过古丝绸之路的许多小路,产生了共同的文化和价值观一样,对于在当前发展社会主义、社会主义高级阶段、赋能世界公民身份并且推进一种新的世界社会主义而言,很少有目标能够比再次传播文化和繁荣,从而为人类带来复兴更重要了——

当希腊和中国这两个古老文明为了一个追求和平和公民获得感的全球梦想而合作时,希腊人民和我都期待着参与一场最终能见到中国梦图景开始出现的全球之旅,从而帮忙促使“一带一路”倡议获得全球认可和合法性。通过共同努力,我们能够驶向新世界社会主义的明亮地平线,在那里,比雷埃夫斯和天津可作为两个支柱,横跨、支撑并连接新的21世纪一带一路的两端。

谢谢各位!